我的位置: 首页 > 视频 > 正文

我的“草鞋记者”生涯

  我叫张希才,来自贵州省黔东南州雷山县西江镇黄里村,今年81岁。我是个没有进过校门的苗族农民,由于爱好新闻采访,出去采访经常穿着一双草鞋,所以人们都叫我“草鞋记者”,并被多家新闻媒体聘为通讯员和特约记者。

  张希才获得贵州日报优秀通讯员荣誉证书

  第一份稿费是一块钱

  1985年3月的一天,我与一位同志前往雷山县西江镇大龙村,看到该村20多名青年民兵挑柴抬米把慰问物资送到4公里外的乌尧苗寨慰问战斗英雄周忠烈的母亲,我当即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新闻题材,就投入采访,写了一篇题为《为英雄的妈妈排扰解难》的广播稿。

  1985年3月16日,雷山县广播站播出《为英雄的妈妈排扰解难》稿件。4月10日,县广播站寄来1块钱的稿费通知单给我,我好高兴呀!

张希才的1块钱的稿费通知单


  1985年4月28日,我去往雷山县西江镇脚尧村的路上,发现广播线和电杆被盗严重,我又写了一篇《雷山黄里广播线路被盗严重》的读者来信,分别投寄《黔东南报》、雷山县广播站,很快被广播站播出,《黔东南报》也刊登此文。

  从此,我拿起笔来,勤奋学习,潜心写稿。

  34年来采写稿件多达8000篇

  1990年6月5日,雷山县革命烈士周忠烈的家乡乌尧苗寨正式通电,结束了祖祖辈辈点油灯照明的历史。当天我步行赶到4公里外的乌尧村采访,写了一篇题为《英雄家乡亮起“夜明珠”》的报道,第二天赶到县广播站,县邮政局寄交稿件,很快得到播送、刊载。

  2000年《魔芋病虫害的防治方法》在《农村经济与技术》月刊发表后,被北京精英文化发展中心评为好新闻一等奖;2005年,《神圣使命在行动中凸显》在《人大论坛》刊登后,被黔东南州人大常委会评为黔东南州第二届“宣传人大制度好新闻”优秀奖。


  从1985年到现在,我共采写稿件8000多篇,被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贵州日报》、《贵州都市报》、《黔东南日报》、《贵州民族报》、《西部开发报》、中央、贵州人民广播电台等报刊、电台30多家新闻单位采用7000篇,用稿率达95%。

  张希才写的稿件堆起来有1米多高

  2015年2月,中央电视台摄制组到我的家乡为我制作专题片,并于2月26日、27日两个晚上的21:40,在央视12频道《道德观察》栏目,分上下集播出,每期16分钟。

  30年来,为采访到更多更有价值的新闻题材,不管山高路险、沟深潭急、刮风下雨、严寒地冻,我都无所畏惧,我走遍雷山县的大大小小村寨,穿烂了一双又一双解放鞋、背破了一个又一个采访包……

  2008年张希才冒着凝冻爬山越岭深入基层采访

  学到老写到老

  我订阅《贵州日报》、《黔东南日报》等10多种报纸和新闻写作方面的刊物随身带着,一有时间就抓紧学习。不认识的字就请教别人或查字典。我还坚持每天按时收听、收看中央台、贵州台的新闻节目,在收听收看广播、电视中学习。

  我文化水平低,写一次不行,就写两次、三次……哪怕到了深夜一两点钟也要把稿子写完抄正(那些年代没有高科技打字,只好用田格纸拿钢笔一字一字的誊写)用信封装好并注明“稿件”,次日到公路边候班车托人将信封带到县邮政局寄交。

张希才的采访笔记


  有时车子不方便,对于时效性较强的新闻,我就自己步行到县广播站寄交,往返40多公里。

  勤学习勤动笔,写稿的兴趣就浓了,写起来也觉得顺手。现在,我已经自学打电脑发邮箱了,比以前方面太多了。

  有一份热,就发一份光

  为传递雷山好声音,2000年我到县城租一间房子专门写新闻报道,幸得县委宣传部领导的帮助,解决了我在县城租房采访的事情。

  同年,我自费买了一部“傻瓜”相机,由于是用胶卷,逐渐被淘汰;2008年,雷山县委宣传部给我购买了一部2000多元的数码相机;2012年11月雷山县委副书记、县长袁刚与西江旅游公司协调,赠送我一部尼康数码相机,每当看到好的素材我就拍下来。

  我是个农民,没有工资,但我特别热爱新闻采访,坚持一个月两个星期到县、乡采访写稿,两个星期在家劳动,做到写稿、劳动两不误。近几年来,儿媳外出务工去挣钱培养孙孙读书,我和老伴担负3亩的责任田土耕种,年收粮食2000多公斤,还种2.5亩茶叶,饲养2头猪,仅茶叶、养猪两项纯收入就有4000多元呢。


张希才年轻时的照片

  现在我虽然“退休”了,但是有一份热,就发一份光,做好一名“草鞋记者”,当好农民的信息员,争取在晚年写出更多更好的新闻稿件,传播身边的正能量,传递好声音,奉献一份应尽的力量。

口述:张希才
整理: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王玉林
图:雷山县融媒体中心记者 李宇斌
编辑 何涛
编审 胡莹